03等身权杖X紫袍女子

    从周围人的脚,到自己脚前的跪垫,视野狭小,实在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么…

    徒南柳贼兮兮地瞄了一眼新郎的位置

    这个应该是所谓的王爷站着的地方,只有一双和刚才看到的下人一样的布鞋,和一根手腕粗的木头

    不是王爷!?

    徒南柳一惊,本能地抬手去扯盖头,吓得喜娘魂飞魄散的,“徒大小姐!不可!”

    众人来不及阻止徒南柳,她已经麻利地扯下盖头,一双好看的杏眼直勾勾地盯着那根木头

    “这是什么?”

    徒南柳好奇地盯着这根木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根用上好的黄花梨木打造,等身高的权杖,顶上垂下一串雪白的绒毛,上书几个大字,

    “瑞王,燕莫罗”

    “徒大小姐使不得啊!这是咱们王爷的名讳,叫不得,叫不得!”

    喜娘和府里的下人们腿都软了,齐刷刷的跪了一地

    “为什么爷要和这么个破木头拜堂?燕莫罗他人呢,叫他出来拜堂”

    徒南柳本就不是娇滴滴的人,此刻大堂里跪了一地的人,更是助长了她的威风

    反正死过一次,啥也不怕了,皮厚的跟城墙一样

    徒南柳随手抓起一个苹果,大大咧咧地坐在了主位上,翘着二郎腿,不可一世地看着地上跪着的人

    “徒大小姐!你这是…你…”

    喜娘傻眼了,谁家闺阁小姐是这等做派!?就这样,能照顾好王爷吗!

    “徒大小姐,这是瑞王的规矩,他向来…都是让新娘子和权杖拜堂的”

    喜娘硬着头皮给徒南柳解释着,不停地朝栾郁使眼色,栾郁抿嘴笑着,无声退出大堂

    “向来的规矩?看来这王爷可真是多情啊!府里侧妃很多吧?”

    呸,渣男

    这是燕莫罗给徒南柳留下的第一个印象

    徒南柳的话让众人有一丝错愕

    怎么?这个大小姐,居然不知道王爷的情况吗?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直到一个紫袍女子到来

    “妾来迟了,还请王妃妹妹恕罪~”

    紫袍女子嗓音妖娆妩媚,带着上扬的小尾音,让人欲罢不能

    徒南柳回头一看,这个比自己高出整整一个脑袋的女人,笑颜如花

    “你是谁”

    徒南柳一手叉着腰,一手将苹果潇洒地向后一丢

    旁的也就罢了,这女子臂弯上的玫红色披帛甚是好看

    上好的金丝绸缎,用银线绣着仙鹤,烛光下已然熠熠生辉,日头下,只怕是晃眼

    “妾,魏家嫡长女,魏更好,给王妃妹妹请安”

    魏更好言语上十分敬重,只是微微欠了欠身,并不算行了礼

    “嗯嗯嗯…好…诶,你这个披帛…”

    徒南柳伸手摸了摸,魏更好也没有避开,偏头浅浅一笑:“王妃妹妹有所不知,这玫红色披帛,是我们王府侧妃特有的,王妃妹妹身份高贵,还是不要自降身份的好”

    “魏侧妃…吉时快过了…还请魏侧妃劝劝徒大小姐,赶紧拜堂吧”

    喜娘见气氛有所缓和,提心吊胆地站了起来,弯腰在魏更好身边提醒着

    魏更好眉心一锁,转身就想反手赏她一个巴掌,喜娘也周身一缩,低着头,退后几步

    “徒大小姐?是谁教的你如此没规没矩的?”
新书推荐: 上门姐夫楚天舒乔诗媛 一切从退婚开始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 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 万古帝婿 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 诡异复苏中 妙手回春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