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现实是如此的现实

    从零上三十度到零下二十度

    飞机上换了衣服重新厚厚包裹起来的苏大龙,下飞机之后接连念叨:“还是鹿城好啊,还是鹿城好”

    取了行李,走过通道,到达地下停车场,直到启动车子,暖风慢慢将车内温度拱热,外衣脱掉,苏辰才笑道:“爸,我给你妈买个房子,以后冬天你俩就到那边去住几个月,那边养人,像是我妈以前在家里烧火炕呛得总咳嗽,到那边住两年保证能养过来”

    “我看行,但不要买房子,我听小宋倩说,不在鹿城市区,有很多的过冬公寓,条件也很好,几乎都是东北人在那边”

    很难得,杨敏没有在这件事上反驳丈夫,看得出来,她对鹿城也很认可,很喜欢那边吹着海风的热

    高速两侧白雪皑皑,前天高速还封闭,昨天晚上才开启,苏辰也是看了天气预报和高速路况信息才选择的今天回来,明天上午还有雪,他不想被困在奉天或是开国道回去

    坐飞机还很精神,吃东西喝果汁看电影,到了车上,东北的天六点多早已漆黑一片,苏大龙和杨敏也只是感慨几句大雪,跟苏辰聊了几句,还没开出奉天的绕城高速,两人一个躺在椅子上,一个在副驾驶放倒座椅,呼呼的睡了起来

    车内,播放着矮大紧同志几年前的谈话节目,苏辰很喜欢他的驳杂知识储备,很多方面都能讲出一些东西来,不求甚解,但求听个新鲜,了解一个表面乐趣

    只要不困,像是相声、评书和一些访谈、口述节目,都会一定程度解除司机长时间开车的寂寥,稍稍分出一点注意力听节目,并不影响开车,会觉得时间过得非常快,开车之前觉得打怵的几个小时车程,听着让你感兴趣的节目,不会寂寞乏累

    “儿子,累不?”

    “儿子,累了在服务区休息一会儿”

    “来,儿子,给你吃橘子”

    为了让父母能够更舒服的睡着,苏辰开过了好几个服务区,才去上厕所抽支烟,又买了一些吃喝,回来时父母已经醒来,接下来这百十公里,一家三口聊着天到家

    “去蜀香阁吃口再回家”

    到家九点多,这几天给保姆都放假了,苏大龙提议到蜀香阁解决晚饭再回家:“在鹿城那边,还真吃不到自家饭店的味道,我得来个水煮鱼”

    吃饭的时候,苏辰就发现了郝佳佳的欲言又止,找了一个角落的四人桌,沏了一壶茶,苏辰示意她可以说了

    郝佳佳咬咬牙,狠狠的说道:“夏甜让那个王八蛋给坑了”

    苏辰点燃一支烟,喝了一口茶:“嗯?”

    郝佳佳没好气的说道:“就她那个男朋友,夏甜凑了钱,将他给救了出来,这男的想要东山再起,竟然让夏甜去跟别人吃饭……”

    这个吃饭,是什么吃饭,苏辰不会傻到还需要去问

    “要不要这么狗血电视剧剧情?”

    看着苏辰一副轻描淡写模样开玩笑,郝佳佳愣了下,旋即释然,你还能指望人家怎么样?之前一腔想要说的话,突然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欲-望

    苏辰笑着,眯着眼睛看着她

    过了有半分钟,郝佳佳才再度开口:“欠你的钱,可能暂时还不上了,房子你随时可以收走,差多少,她会尽快还给你”

    苏辰:“她自己怎么不跟我说?”

    郝佳佳扭捏了一下,四目相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县城这边的房子,现在,她父母在住”

    苏辰:“你刚才想说什么,不如一起说出来吧?”

    郝佳佳深吸一口气,快速脱口而出:“他们分了,可那个王八蛋之前以夏甜的名义申请了很多信用卡,目前她的工资每个月都不够还卡债,还要兼职打工,你能不能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暂缓一下欠款的归还,还有就是,县城这边的房子能不能先不收,收了她父母就没有地方住了”

    苏辰掐灭了香烟,又喝了一口茶,淡淡说道:“可以”

    郝佳佳眼睛一亮:“真的,老板,你太仗义了,什么也不说了,来,以茶代酒,我先替夏甜谢谢你”

    苏辰看了她一眼:“郝佳佳,跟我还玩套路?有什么话,一次说完”

    郝佳佳抿抿嘴,眉宇之间闪过一抹尴尬之色,讪讪笑道:“老板就是老板,我真说?”

    苏辰双手枕在脑后,身子向后靠一靠,靠得椅子前两只脚离地:“你说你的,我听我的”

    郝佳佳:“张恒去看过她,她之前住的房子腾出来在卖,目前租住的地方很乱,晚上打工的地方也不安稳,最主要那个王八蛋,管她要房子车子和这几年送的贵重礼物,核算一个总价,要求她归还,如果不还,起诉要告她张恒帮着问过,对方举证的一些东西,即便不能全赢,至少三分之一到一半,是需要归还的所以,你看看,嗯,你这边是否方便,如果方便能不能……”

    苏辰觉得这一幕在哪见过,貌似网上就有类似奇葩的男人

    “你要知道,一个接近十年没有见过面的老同学,一二百万借出去,我苏辰也并不是金山银山,纵然是,也没有那么大的情份在况且,真到了山穷水尽,我这里还有一线希望,怎么也轮不到你来跟我说”

    郝佳佳还能说什么,苏辰能答应差的钱暂缓归还,能答应暂时不去收县城的房子,兄弟姐妹闺蜜至交,做到这程度也就到顶了放在自己身上,也只是力所能及的和张恒一人借了几万块给他

    苏辰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却没想到,第二天就见到了这个风尘仆仆赶回家乡来的女人

    咖啡厅内

    落魄憔悴,依旧是人间绝色,这份姿态,更添几分强大男人内心产生的占为己有的想法

    “张恒帮我问了他们律所的大律师,对方目前拿出来的微信截图和相关举证,我必败,最理想结果至少也要准备二百万归还给对方”

    见面第一句话,直入主题

    “我身边认识的人里面,有这个经济实力帮助我,还能让我看着不恶心的,只有你”

    苏辰觉得现在的女人要比男人猛得多,这简直太强大了,上来直接将底牌亮了出来,能在燕大毕业,能在燕京打拼站稳脚跟,曾经在校园内出现都可以让阳光失色的女人,今天站在这里跟自己说的第二句话,是让自己给她估个价,如此轻易的就卖了自己?

    一眼便察觉到了苏辰神色的变幻,夏甜哼笑一声,脸上挂着自嘲的笑容:“在信守承诺和看清现实之间,我更在意前者,所以我不会允许自己无缘无故欠你一分钱现实生活又不是阳春白雪,哪有那么多的冰清玉洁,我喜欢钱,我也喜欢有保障的生活,当初我最终选择他,也有他家里能够提供不错物质生活和奋斗起步的原因,只是没想到,碰到一个混蛋,我没觉得分手有什么,也不觉得他坑了我有什么是这要起诉我,说我完全图他的钱,要我偿还他这些年给我的钱这件事,很恶心,你知道当着他的面我做了什么吗?我没有想要骂他,也没有想要反驳,更不是故意的,就是忍不住了,吐了”

    苏辰竖了竖大拇指:“活得明白”

    夏甜咬着牙抿着嘴,看着对方,她知道对方是要撕下她最后的遮-羞-布,让她将话说的更明白

    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十几秒钟睁开:“我计算过,向你借了五百万,我可以还你一百八十万,剩下的,我陪你半年,我需要工作,要么你去燕京,如果你需要我周末回来,支付交通费用,随叫随到”

    现实是如此的现实,戏剧是那般的戏剧

    “为什么要还一百八十万,半年时间,五百万,以你,如果碰到喜欢的,也不会觉得贵,还会说喜欢你这个人,会跟你好好在一起,而不是交易”

    说出那句话之后的夏甜,觉得自己已经百炼成钢,再没有什么可以摧毁自己,连骄傲都舍弃了,还有什么能够对自己造成伤害呢?或许,转头就走,回到燕京,那些承诺可以给自己更多的人,也不会那么恶心了吧?

    “因为我面前坐着的,是让我无论如何回忆,都无法回忆起来他高中什么样子的老同学我有这个自信,在那个时间段的我,必定会在男同学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从上一次到今天,我在你的眼中没有看到这些,所以,我不认为自己真的那么值钱,一百八十万,或许是我为自己最后的倔强买的单”

    厉害啊,就冲这份看清楚什么是现实的通透,搭配上这样一个人间绝色的外型,别的什么都不谈,三百万的手表苏辰不在意,半年时间花上几百万拥有一个如此绝色,单纯谈钱,符合他的消费观,他一直没有点头,只是在消磨掉自己内心的一点点伪善,不然那点所谓的要脸,面对如此直白的女人,除了被对方道德绑架到双手奉上钱还一副我们是老同学不必写借条之外,好像不剩下什么了

    ps:感谢书虫啊张的五千赏!感谢嗨青柚、男人三十六、一杯孤独饮下肚的打赏!
新书推荐: 上门姐夫楚天舒乔诗媛 一切从退婚开始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 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 万古帝婿 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 诡异复苏中 妙手回春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