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护短做戏X小闹徒家

    燕莫罗发现了徒南柳的吃痛,没有半分留情地一掌推开了徒春杨:“臭丫头!敢欺负罗罗的媳妇妇,打你!”

    徒春杨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推懵了,跌坐在地上,她的贴身侍女和郭氏连忙扑上来将她扶起

    “王爷这说的哪儿话,杨儿这是见柳儿回来了,高兴的”

    郭氏笑盈盈地对着燕莫罗和徒南柳微微欠了欠礼,慈爱地拉过徒南柳的手反复抚摸着:“柳儿回来了,为娘的十分高兴,杨儿失了体统,为娘的在这里给王爷和柳儿致歉了…”

    “哼,坏女人”

    燕莫罗拍掉郭氏的手,将徒南柳紧紧护在怀里,退后了两步

    “今日是瑞王妃的回门之仪,站在府门口叙旧成何体统,如今你们口中的柳儿已经贵为瑞王妃,你们这些人,最好时刻警醒着自己的身份,别失了分寸”

    魏更好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唬的一群人不敢说话,她带着南宫飞雪和钱坤挡在了燕莫罗和徒南柳面前

    许馥悄悄地挽住了徒南柳的胳膊,脸上的不可一世,是魏更好渲染出来的

    “是,内人和小女唐突了,还请王爷王妃,以及各位侧妃,随下官入府…”

    徒左相终于找到了话口,抱拳上前,将人请进府里,还不忘瞪了一眼郭氏和徒春杨

    可这二人完全不把徒左相放在眼里,自顾自地挽着胳膊,越过徒左相,入府立在了大堂

    徒南柳皱着眉,脸色不太好,心里一直犯嘀咕

    这是原主的娘亲和妹妹吗?怎么感觉奇奇怪怪的,原主的死,真的和她们没关系吗?

    那个爹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好人的样子

    徒南柳瞄向燕莫罗,想寻求一个答案,燕莫罗面儿上嘟着嘴,却用力握紧了徒南柳的小手,让她贴在自己身侧,坐上了主座

    “下官徒忠,携妻女拜见瑞王,瑞王妃,以及众位侧妃”

    徒忠带领众人跪下,许馥扶着徒南柳坐稳后,自己跑到魏更好她们旁边坐下,不客气地开始吃丫鬟奉上来的水果

    “馥儿,少吃点,这种果子吃了小心闹肚子”

    没等燕莫罗让众人起身,魏更好就率先开口,接过许馥手里的水果,随手就丢到了院子里

    “那我喝茶”

    许馥转头去翻茶碗,还未够着嘴边,就看到钱坤喝了一口茶,猛地一口吐了出来

    “呕…”

    “哎呀,坤妹妹你怎么了!?”

    南宫飞雪当即起身,顺着钱坤的后背,一手接过许馥手里的茶碗闻了闻,瞬间花容失色,将茶碗摔在了郭氏的手边

    “放肆!这种陈年霉叶也拿出来待客,是看不起我们做妾的呢,还是看不起我们王爷王妃!”

    “啥?发霉了?”

    许馥窜到徒南柳身边,闻了闻二人的茶,也学着南宫飞雪的样子,砸了茶碗,“哎呀,真的是臭死了!徒左相,你这是何意!?”

    徒忠一把年纪,跪的双腿发麻,双手都在颤抖,还是勉强支起身子声辩到:“王爷王妃恕罪!这可是皇上御赐的新茶,是外头进贡的,都是上好的茶叶,不会出霉的啊!”

    “呕…”

    钱坤用手绢捂着嘴,面无表情地看着徒南柳,再次作呕一声
新书推荐: 上门姐夫楚天舒乔诗媛 一切从退婚开始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 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 万古帝婿 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 诡异复苏中 妙手回春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