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摸清底细X卖身葬父

    你这么皮你爹知道吗

    燕莫罗忍着笑差点憋出内伤,小皇帝和小皇后加起来一点点大,还生嫡长子呢

    只怕连腰都没有搂过

    想到这里,燕莫罗的视线停在了徒南柳盈盈一握的腰上

    “你们傻傻的干什么呢?把这里收拾了,送小皇后回去就可以了呀!反正你们今天没有看见罗罗哦!”

    燕莫罗可爱地对着宫人们摆摆手,拽着两个惹事儿的就飞奔而去

    “王爷…”

    小竹子左右为难,最后放弃了去追燕莫罗,转头对掌事姑姑说到:“快送皇后娘娘回去,请个太医,收拾一下御膳房,千万别让摄政王知道了”

    “是…”

    宫人们噤声不语,快速地整理着御膳房

    “居然有这样的事儿?”

    御膳房对面的高台上,立着三个人,远远地看着这一切

    “看起来,倒是和莫罗一条心”

    “可还是不能确定,也许是装的”

    壹珈轻轻地对燕重楼说到:“继续查探,在确认是自己人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是,属下知道”

    路上

    于奇正驾着马车,车里坐着徒南柳和燕莫罗,后面跟着许馥的小马车,静静地打道回府

    突然,于奇正发现了路中央的异样

    “王妃,有人挡路”

    于奇正下车开门,徒南柳跳下马车,直径走到挡路的人面前

    燕莫罗也跟着跑了下来,抓着徒南柳嘤嘤嘤地撒娇:“媳妇妇又自己跑了!不要丢下莫罗嘛…”

    “好好好…下次一定记得不把罗罗丢下了”

    徒南柳有口无心地安慰着,看着跪在地上的白衣女子

    许馥也从她的小马车上下来,站在了一边,看了看白布上的字,“卖身…葬父?”

    下跪女子披麻戴孝,哭的双眼通红

    “各位大爷行行好,收了小女吧…小女实在是没钱将爹爹下葬,求各位爷了…”

    女子哭的十分凄凉,却无人敢上前搭话

    谁也不愿意这么随便地买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回去啊

    就在这时,人群被强行拨开,上来一伙人,凶神恶煞,气势汹汹

    “呸,小娘们儿,原来在这儿!”

    “快点跟我们去迷醉楼!你还卖什么身葬父呢?你爹输光了钱,你就是咱们头儿的人!”

    “咱们头儿要卖你去迷醉楼,你就乖乖的去,你爹的尸首,我们给你收了!”

    几个男人膀大腰圆,毫不客气地去拖拽女子,女子不甘,挣扎着,哭喊着,一手竟然就这么扯住了徒南柳的裙摆

    “贵人救我啊贵人!那迷醉楼可是华裳最大的青楼啊!我是好人家的菇凉,我不要去那种地方啊!贵人救我!”

    女子拉着徒南柳的裙子死死不放,眼看着扯裂了一道口子出来

    “小娘们儿放手!这夫人的裙子一看就很贵,你他妈赔不起!松手!”

    于奇正也想上前让女子松手,却被徒南柳拦住了

    “不许动!双手举起来!”

    徒南柳一把拽起女子,往许馥身边一丢,许馥乖巧地接住女子,掏出绣帕来给她擦眼泪

    几个男人听到徒南柳的厉喝,十分不满,逼上前来质问:“这位夫人,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啊”

    “那罗罗想管,可不可以呢?”
新书推荐: 上门姐夫楚天舒乔诗媛 一切从退婚开始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 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 万古帝婿 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 诡异复苏中 妙手回春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